首页 签证服务 酒店服务 自由行 团体旅游 签证旅游资讯服务 签证旅游酒店问答    
 
本站最新消息
区域选择:
国家选择:
签证类别:
特价签证推荐
马来西亚
¥22000
马来西亚
¥680
马来西亚
¥340
马来西亚
¥360
菲律宾
¥450
新加坡
¥450
新加坡
¥350
泰国
¥100
意大利
¥1300
意大利
¥1300
机票常识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增开32航班,配合春运的进行
·捷星开通新加坡至广州航线
·国航预计在春运期间安排加班共2404班次,同比增幅9.2%。
·白云机场联合南方航空公司和电子客票中心大优惠
·新加坡往返长沙航班每周增至四班
·南航开通海口至台北直飞航线
·亚洲航空费用下调
·往返新加坡新航班首航
·揭阳潮汕机场首日开门红 潮汕可1小时往返广州
·包机航班增加 大马农历新年料吸引5000中国游客
商务工具
 
在马来西亚迷路怎么办? 





马来西亚真的算是“天生热情”。






从第一天抵达吉隆坡机场,在入境口向一个女孩问路之后就一直被送到换乘口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我今年十九岁,第一次出国做志愿者,在这个炎热和文化极富多元化的国家里,我停留了两个月。






大多数马来人都可以说三种语言,所以在这个国家里交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偶尔遇到只会说马来语的当地人,他们也可以通过关键字猜出你的意思并且竭尽所能地帮助你。






我在这里第一次迷路是发生在吉隆坡的一所大学里,那时候志愿者们都还住在学校统一安排的宿舍。那天晚上,和小伙伴心血来潮闲逛校园,一直走,甚至不知道这个校园内部是被马路划分开来的,然后迷路,走了将近四个小时都没有找回去。幸运的是遇到了两个刚从实验室里出来的学生,在向他们解释了我们的住处之后,他们直接就开车把我们送了回去。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好几次,每一个马来人表现出来的都是同样的热情、乐于助人。












志愿者项目的孤儿院在一个叫kajang的小镇,距离吉隆坡不算太远,坐轻轨只需要半个钟。我住的这片区域范围不算太大,可万万没想到,我居然在异国他乡里才第一次感受到邻里乡里那种和谐的氛围。比如在第一天的时候,我和吉尔吉斯斯坦的伙伴去办公室附近的一家印度餐厅吃早餐,只是和店里的印度小哥服务生简单交流了一下,在之后的日子里,每次他看到我们,都会热情的招呼我们用餐。






白天工作结束之后,从办公室走回家二十分钟的路程,一路上也总是有人跟你打招呼,刚开始的时候真的很难说习惯,因为之前的生活里从未如此轻易地与他人建立联系,我甚至根本不记得和我打招呼的人是谁,便利店的老板娘,诊所的印度护士,报刊亭的黑人小孩,住在周围的中国夫妇。我周末去外地休假的时候,他们遇到我的伙伴同时还会问一下我,尽管我只是一个短期住客,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当你渐渐融入了这个氛围里,就会觉得你真正在生活。马来人的天生热情,决定了他们天生快乐。












除了天生热情,马来人不紧不慢的生活方式,也都体现在了他们不算太发达的城市公共交通上。






由于马来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车,在这个国家里,公交巴士和公交站点是很少的,虽然你可以轻易看到四横五纵的轨道交通跨过城市的天空,但是想要到一个特定的地方还是十分困难的。






在马来西亚乘公交巴士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绝对是一个挑战——这里的公交站点没有任何标识,公交车上也没有任何报站信息,所以搭公交巴士的时候,都只能靠问人和问司机。所幸是这里的人都乐于施助,几乎每次都会领你到候车点并且耐心地告诉你路线。






最夸张的一次,是我在槟城搭公交巴士去汽车站的时候。上公交车后,我拿着地图把要去的地方指给司机看,然后以为买完票就可以放松了,和伙伴聊天甚至都忘记看是否到站。然后车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突然就有一个乘客跑到我们面前,问我们能不能说英语并且告诉我们已经坐过站了,我和伙伴还愣愣不知所以然,看着窗外也全都是陌生的地方,然后司机先生就在众目睽睽下,丢下一车的乘客,带着我们下车找到另一辆方向相反的巴士,并且和新巴士的司机交待了我们要去的地方。






要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在之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但要是在中国,想一想也可以知道结局会是完全的不同——首先,中国的司机不会主动停下车来告诉你坐过站并且丢下一车人帮助你;其次,就算是遇到了一个超级热心肠的司机,整个巴士里的其他乘客也一定会因为时间的耽搁而生气抱怨。但在马来西亚,那天里我看到的所有乘客中没有一个人抱怨,还有很多热心人主动告诉我们车站的方向,或者不发一言,只是关切的看着我们。






也许,当我在和马来人讨论这个问题,并且表示赞美的时候,他们并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对他们只是日常的举动感到如此感激。天生热情,是我能想到最贴切的形容。在一个冷漠且不自知的社会里成长了十九年的我,刚刚来到另一个新环境时对周围环境的善意竟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抵抗,甚至开始与自己原有的生活态度进行比较,最终毫不意外地在比较中妥协,迅速切入另外一种模式。只是偶尔在某个交谈的沉默间隙中看见那个冷漠的影子,当城市的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在所有抬头低头的日夜沉浮中,在所有行色匆匆的目光交汇里,我寻找一个午后的公交巴士,没有站牌,没有目的,一个素不相识的老爷爷带着我,穿过了大街小巷。